首页 >> 集团文化

员工天地

瓦窑兄弟

2016-01-26


        涂超君

 

那日傍晚,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他说他是明生。我搜索记忆,似乎一时还找不到一个与“明生”两字对得上号的朋友。他说,哈哈,你真是把俺忘了。以前,一道在瓦窑里烧过砖瓦,一起吃过煤灰的兄弟,咋就忘了呢?

他这样一说,尘封多年的记忆忽然又清晰了起来。明生,那个喜欢把脑袋时不时往右一甩一甩的烧煤工,那个嗓门大,胃口好,吃嘛嘛香的家伙,真是他吗?我也想起来了。他说,俺问了很多人才要到了你的手机号码,到了杭州,就想给你打个电话。问他住哪里,我过来看你吧。他说住女儿家,女儿嫁给了杭州人,他现在也算是杭州人的丈人老头了。女儿又刚生了个胖小子,所以他是专程从老家赶来看小外甥的,顺便想会会别了多年的瓦窑兄弟。我说明天正好是周末,要不就到我家里聚一聚?我告诉他,家住什么地方,乘几路车可以直达。他说,那好吧,俺明天自己找过来好了。

二十几年前,明生和我同在一个窑炉干活。明生虽大我没几岁,却生得虎背熊腰,力大如牛。经常在我不注意时,从后面把我像一只铅球一样举在空中,弄得我心惊肉跳。那时,闲暇之时,我喜欢翻看四大名著,常把小说里的人物跟现实中人对号入座。不用说,明生就像那梁山泊里的武二郎。那一年瓦窑厂生意兴隆,效益不错。中秋节前,厂长觉得应该给大伙儿发点福利,于是经厂部研究决定给每人发两筒月饼。那天吃过午饭后,车间主任用手推车推来两大筐筒装月饼。然后叫大伙在厂房里排好队,按花名册的顺序点名领取。月饼到手,大家都舍不得吃掉一只,都想着拿回家等到中秋节晚上拜过月亮后品尝。这时候,在轧砖机上干活的老贺,突然把两筒月饼高高地举在手上,说,谁要吃月饼,免费送。大伙儿知道,老贺这个精巴鬼,狗嘴里是吐不出什么象牙来的。可就是有人问他要。老贺说,俺月饼不是那么好吃的,吃俺的月饼那是有条件的。问他什么条件?老贺捋了捋山羊胡子,微微笑道:第一,两筒月饼要一口气吃光。第二,人必须倒立,头悬空,倒着吃。第三,如果吃不下,那就得赔俺双倍月饼。听了老贺提出的条件,大伙觉得老贺太损太缺德,恐怕月饼没吃进肚里,刚吃进肚子里的米饭给倒了出来。要知道大伙是刚吃过午饭的,这种“倒挂葫芦”,不要说吃东西,就是空倒着也难受。所以,谁也不敢尝试。

明生从人群中走出来对老贺说,俺来试试,你可别耍赖啊!说着,他一个跟头就把两脚紧紧地勾在厂房边的一根毛竹横杆上,然后叫老贺快把月饼拿过来。老贺原是玩笑话,想不到有人当真。老贺劝明生,不要逞强。明生却不肯罢休,硬要老贺把月饼拿出来。有人找来一张旧报纸,摊在明生头顶下,老贺被明生逼得无奈,只好将两筒月饼放在报纸上。明生像一个体操运动员一样,在单杆上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后,身子倒挂着,然后开始吃了起来。前面一筒月饼几分钟就吃掉了,后面一筒,吃得很困难,从下往上吞咽,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。有人建议明生下来休息一下,喝口水再吃,不要勉强。但老贺说,下来就算输的。明生坚持着,只见他满脸通红,头颈上的经脉随着咽喉的艰难蠕动而慢慢变粗。几个年纪大一点的,怕出人命,跑去办公室里唤来车间主任。可是,任凭谁来劝阻,明生坚持要吃光两筒月饼才肯下来。结果可想而知,明生赢了。

我跟妻子说,明天我这个瓦窑兄弟来了,可要多烧几个好菜。我们兄弟好久不见,要好好干两杯。妻子说,你还记得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,现在人油水吃多了,个个饭量比猫咪还小,烧很多菜浪费。我说,你就按我的吩咐去办吧。

第二天,上午十点多钟,明生就打电话给我,说他已经到了小区大门外,让我去接他。我走到小区门口,四下张望,未见其人。我掏出手机拨了明生的电话,一段优美的音乐铃声在离我几米外的一个瘦瘦的老头口袋里响起。我禁不住叫了起来,你是明生,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呢?明生哈哈笑道,俺也认不出你来啦,你咋成了一个胖子呢?我拉住明生的手,感觉到有一股凉意传过来。我抬眼看他,他的背有点陀。走路时,他的腿也有些瘸。光阴真是会咬人的,我心中的“武二郎”啊,咋就被无情的光阴咬成了一个糟老头呢?

回到家里,妻子已烧出一桌好菜,那煲了几个小时的本鸡煲,正散发出诱人的气息。老家带来的糯米烧酒在碗里荡漾出迷人的芳香。明生痴痴地望着桌子上的菜,然后不停地把脑袋往右边一甩一甩。他说,哎呀,俺忘了告诉你啊,兄弟,俺现在啥都不能吃啊!不瞒你说,俺得了很严重的糖尿病。医生给了我十个字的忠告:管住你的嘴,迈开你的腿。俺已经好几年没有碰过酒杯,很久不敢吃荤菜了,你们这不是浪费吗?

我和妻子面面相觑。我说,明生兄弟,那你吃点啥呢?明生想了想说,你帮俺倒一杯白开水吧。喝过一杯开水后,明生叹息道,唉,糖尿病其实就是富贵病啊,家里的土地全征用了,连一块种种菜的地都没有了,平时闲着无事,就操操麻将,想不到……

我不知怎么安慰他,忽然想起,星云大师说的话,忙就是一帖人生康乐的营养剂。人啊,生活太悠闲了,也未必是好事。明生走的时候,我说用车送他回去。他执意要乘公交车。他说,俺想多走走路,就是城市里的岔道太多,怕把自己走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