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集团文化

员工天地

孤单的背影

2016-01-26


涂超君

那天傍晚,车子刚拐进村口,远远就看到一个老头在车站里徘徊。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堂房里的雨叔,想不到,数月不见,他竟然老成这样!

雨叔拄着一根拐杖,孤单地站在路边,呆呆地凝视着每一个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。晚风中,雨叔花白的头发轻轻抖动着,像山边被秋霜染过的芦花。

乘客下车,陆续散去。雨叔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深深的伤痛之色,仿佛在寻觅着什么似的。良久,雨叔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,从侧面看去,他弯腰驼背的身子如同一张弓,缓缓地在乡村的小路上移动。

走近他时,我叫了他一声,雨叔!他把拐杖撑住上身,吃力地抬起头来,两只深陷的眸子朝我定定地望了半天,终于认出了我。他咧开没有牙齿的嘴巴问道,你回来了,没开车?我说,一个人回来就不开车了,省一点油费。那你家里人没跟你回来?我说,她要加班,走不了。我问雨叔,您在等人吗?雨叔凄然一笑,是啊,我也在等春儿。春儿也是今天回来吗?我问。雨叔干巴如树皮的脸抽搐了一下,瞬间又恢复了平静。他说,春儿很久没有回来了,我每天都在村口等他,怕他认不出回家的路。说完,雨叔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照片端详起来,浑浊的眼眸里溢满了慈祥的光。半晌,雨叔颤抖着手把照片递给我。你看看春儿,长得多精神啊!我接过来,看着照片中的人,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灿烂地笑着。我把手机掏出来递给雨叔,对他说,雨叔,您就给春儿打个电话吧,问问他什么时候回家?雨叔叹了一口气说,算了,不打了,他在单位里加班,免得打扰他的工作。

回到家,母亲已准备好了晚饭。我们一边吃一边聊起村里的变化。母亲说,现在村里很冷清,子女大多居住到城里去了,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的看守着家园。只有等到过年过节时候,村里才略微显得有些生气。你看到了吗?田园大多已经荒芜了,连一些果树也无人照管,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。我说,刚才在村口碰到了雨叔,他怎么一下子老了,我简直不敢相认。母亲叹了口气说,你不知道,他的春儿在外面打工出了交通事故,人早就没有了。啊?我禁不住叫了一声,差一点将手上的酒碗打翻!刚刚他还拿春儿的照片给我看呢,不过,雨叔的神情的确有些不对头。母亲说,我们村公交车每天来四趟,早上两趟,下午两趟,每趟公交车来,雨叔都要去村口看看,好几个月过去了,他就是不肯接受这个事实。春儿娘去世早,春儿是雨叔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心灵寄托,如今春儿也没了,看来雨叔肯定也活不多久了。    

母亲说,做子女的,出门在外,钱多赚少赚不要紧,放在首要位子的,是健康和安全!每年村里出去打工的,总会有人出一些事儿,事儿小的,全家不安宁,事儿出大了,一家人陷入痛苦的深渊。像雨叔这样子的,真是让人看了心酸啊!

在返程的路上,雨叔那孤单的背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,我不知道,雨叔以后的日子该怎么捱过去。田园的贫瘠总会有人来耕种,土地的荒芜总会有人来开发,但那些无所寄托的心灵啊,又待谁来抚慰呢?